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回家的高速路
回家的高速路
 我们到达机场已是一点钟了,那个清华大学特招班的主任是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年轻漂亮的戴着墨镜的女人,正在候机大楼一号门等我们,真想不到她年纪轻轻就做了清华大学特招班的主任,而且还长得这么漂亮。

「你好,我已经把杨灵的登机手续都办好了,你是黄强吧?我听杨灵老是提起你,我叫赵珊。」赵珊摘掉墨镜,和杨静握过手后又转过身来和我握手说道。

「是是是,我是黄强,幸会、幸会,赵主任年纪轻轻就担此重任,真是不简单啊!」我微笑道,赵珊的手很滑嫩,握在手中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杨灵的跆拳道是你教的吗?很厉害呀!她才学两年,基础已经很扎实了,潜力无穷,谢谢你为国家培养了这么优秀的人才。」赵珊含笑的眼睛望着我,并由衷的说道。

「不敢当、不敢当,随便指点了她一下,看来赵主任也是高手了?」我谦虚的说道。

「呵呵!还算可以吧!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空来北京玩,我们切磋、切磋如何?」赵珊递给我一张名片说道。

「好的,有机会一定向你讨教、讨教。」我接过名片,上面只写了赵珊两个字和一个手机号码,很简洁,就像她的人一样,简洁明了、爽快大方。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们进去吧!」杨静在一旁殷殷叮嘱杨灵,终于在看到没什么时间了才停止,并且催促我们。

「那好,我把杨灵带走了,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杨灵的,再见!」赵珊保证道,并和我们一一握手。

「老公!」杨灵突然大叫一声,眼泪都流出来了,一下子扑进我的怀里抱着我抽泣起来。

「好了、好了,我的灵儿乖,不哭、不哭,你现在可是大人了哦!做了我的老婆就不能随随便便哭了。」我抱着她安慰道,然后蹲下身子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道:「你看看,一哭起来就好丑哦!来,笑一笑。」

「呵……」杨灵勉强的露出一个笑容,抽噎着说道:「老公,那你以后有空要来看我哦!」

「会的,我有空就和你妈妈一起去看你,你放心的跟着赵主任去吧!」我抚摸着杨灵的头说道。

「灵儿,快去吧!赵主任都等急了,我会经常打电话给你的。」杨静也在一边劝道。

杨灵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双手,一步三回头的被赵珊牵着手向安检走去,突然她又挣脱赵珊的手向我奔来,扑在我怀里,紧紧的吻住我的嘴,吻了好一会儿才放开来,把嘴巴凑在我的耳朵边说道:「老公,记得要把妈妈搞定哦!我在那边等你的好悄息。」

我一愕,想不到这个小妮子还真的当成一回事了,她神秘的一笑,然后又在杨静的嘴上亲了一下,随即附在她的耳朵上嘀咕了一会儿。

杨静的脸突然一红,杨灵神秘的看着我们笑了,然后和赵珊通过安检,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杨静呆呆的在原地站了许久,泪水从眼眶里哗啦啦的直往外流,一如决堤的黄河,我想起一句话:「泪眼无声惜细流」,有时我真的搞不懂女人,小小的眼睛里怎么能装这么多的泪水呢?

我轻轻的挽住杨静柔软的香肩,轻声的安慰道:「好了,静姐,别哭了,灵儿总是要飞出去的,现在只不过提早一点儿罢了,她永远都会是你的乖女儿,她这次能进清华特招班,你应该为她高兴才是。」

我安慰了老半天,杨静才慢慢的停止抽泣,靠在我怀里说道:「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让灵儿离开过我身边,现在她一走就是那么远,我心里很不舍,我也知道要为她高兴,可是我就是忍不住。」

我拍了拍杨静的背部,用手替她抹去泪水,安慰道:「让我们在心里默默的祝福灵儿吧!以后有空多去看看她就是了,走,我们回去吧!」

杨静小鸟依人般的挽着我的手臂一起走出去,然后我们开车向来路驶去。

一路上我们都细声的交谈着,突然我想起杨灵临走时在杨静耳边嘀咕了一会儿,杨静的脸就红了,不由得好奇起来,叫道:「老婆。」

「什么事?」杨静答得非常自然。

「我有件事想问你,灵儿走时和你说了什么,我看你的脸都红了。」我问道。

杨静的脸又红了,支吾道:「哦……她、她亲我的时候说,说她先亲你然后再亲我,就等于是你亲了我,她代表你亲我。」杨静说完,脸上的红晕更红了,神情相当可爱。

「呵呵!这个小淘气,老婆,来,让我亲亲你。」我看着杨静动人的表情,心神一动,便探过头去在她的小嘴上亲吻起来。

「嗯嗯嗯……」杨静愉快的享受着,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路面的情况,一辆辆车从旁边经过,她突然觉得莫名的兴奋起来。

直到杨静全身无力、呼吸急促,我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嘴巴。

「呀!」杨静尖叫一声,固为她突然看见前面一辆车向我们冲来,连忙猛转方向盘,刚好和那辆车擦身而过,好险!

「坏蛋,现在是在高速公路上啊!差点就撞上了。」杨静转头羞怯的瞟了我一眼,謓怪道。

「感觉怎么样?刚才我觉得好刺激。」我笑嘻嘻的说道。

「嗯!我也觉得好刺激,只是这么一吻,我下面就出了好多水。」杨静说着,脸庞上又飞起两朵红云,宛如喝醉酒一样,一下子呈现出醉人的媚态。

「是吗?那我们就在车上**好了。」我说着就探手在杨静的胸部抚摸起来,她的胸部柔软而又富有弹性,是我的最爱。

杨静两眼直视前方,安心的享受我的挑逗抚摸,只是脸越来越红了,现在是固为**上来的缘故,她的身子不安的扭动着,好让我的手能把她摸得更舒服。

我摸了一会儿,慢慢把她的衣服扣子解开,露出淡黄色蕾丝胸罩和大半个雪白**,两相映照之下,显得无比诱惑。

我把手从胸罩的上方伸了进去,握住她一个饱满的**,捏住**轻轻的揉捏着,另外一只手则放到她的大腿上,在她的大腿内侧轻轻的摩娑。

「嗯……」杨静的小嘴吐出浓重的鼻音,一只手提着方向盘,空出一只手伸向我的下体,隔着裤子握着已经粗硬胀大的巨龙,然后笨拙的拉下裤拉链,想要亲手握着巨龙,感受温热的感觉。

我头一低,伏在杨静白嫩的**上,大嘴一张,含住一粒紫红**,轻轻的吮吸着。

而放在她下体的手也不闲着,覆在她的内裤上,果然,她的桃源洞口已经洪水泛滥了,把洞口的内裤都弄湿了,黏黏滑滑的,我隔着薄薄的内裤在她的花瓣缝隙中摩擦起来。

「啊……嗯……哼……哦……」杨静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了,身子微微颤抖着,长声的呻吟,她感觉体内的欲火已经熊熊燃烧起来,握着巨龙的手也自然而然的加大揉搓的力度。

我的舌头在两个**之间来回的卷舔着,宛如灵蛇,不时吞食着乳峰上那两粒紫红的果实,此时我把她的衣服扣子完至解开,另外一只手也把她湿透的内裤从裙子里面拉到膝盖处。

我的手更加肆无忌惮的在她的幽谷花园中游荡,不时拉扯着那茂盛的芳草,扯得杨静的身子不时挺起,淫**如泄洪一般汹涌而出。

「老公,唔……我……我不行了……啊……」杨静的欲火已经烧到极致,她只觉得下体内彷佛有千百只蚂蚁在咬一样,痒不可耐,她很迫切的需要巨大的**插进去。

杨静浑身无力,方向盘也抓不稳了,汽车在高速公路上歪歪扭扭的行驶着,不时为了躲避别的车辆,轮胎与地面剧烈摩擦发出嚓嚓嚓的刺耳声响。

杨静突然把车子停在路边,喘着粗气呻吟道:「老公,我不行了,我要你插我,我开不了车,太危险了。」

此时车外传来一阵阵怒骂。

「操,你他妈的怎么开车啊?」

「你他妈的想死呀?这样开车!」

「好刺激啊!」我从杨静的怀里抬起头,满足的笑道。

「老公,我下面好痒,我要你的大**插我,我要……」杨静的手在我的巨龙上快速套弄着,妩媚的哀求道。

我不禁暗想道:「女人发骚起来真是不顾一切啊!」

「可是我们在高速公路上耶!你把车开到野外去吧!到了野外我们再做。」我对已经被**冲昏头的杨静说道。

「嗯,好吧!」杨静的脸色一片潮红,小手极不情愿的从巨龙上移开,用双手紧握方向盘,说道:「老公,吃我的**。」

我又把头伏在她的胸口上,张嘴就把她大半个**吸了进去,紧紧的含住,拼命的吸吮,一只手又伸进她的裙子里面,在她的两片花瓣上抚摸起来,并抓到那颗已经暴露出来的小豆豆轻轻的揉、捏、拱、搓。

「啊……」杨静长长的呻吟一声,头向后仰,然后猛然一踩油门,汽车如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而杨静的身子也随着惯性往后一仰,下体往前挺,我的中指一滑,一下子全根插进她的花径里面。

「噢……」这突如其来的插入让杨静又**一声,双腿反射性的用力一夹,让我的手指插得更探入。

「哟呵……」车窗外也许有人看到了我们车内香艳的一幕,兴奋的怪叫起来,嘘着响亮的口哨。

杨静将车子开得飞快,宛如梳星飞坠,风驰电掣的往乡村奔驰而去。十分钟左右,我们的汽车已经无路可走了,来到一座非常荒凉的山上,这里非常僻静,只有远处的田野里有农民在干活。

杨静把车熄灭了,转身一把抱住我的头,然后疯狂的和我亲吻起来,她的舌头宛如饿极了的灵蛇一般,在我的嘴里四处游荡,然后紧紧吸着我的舌头,好像要把它完全溶化吃掉一般。

杨静的双手也不闲着,疯狂的在我身上游移,很快就把我的上衣扣子解开了,把我的衬衫脱下来,然后又手忙脚乱的去解我的皮带,接着一把扯住长裤和内裤一起往下扯。

想不到平时稳重的杨静会如此急色,我大感兴奋,连忙伸腿帮忙她把我的裤子扯下,这样我就变成一丝不挂了。

我双手把杨静早已解开扣子的上衣褪下,顺便把她的胸罩也摘了下来,两只白白嫩嫩的大白兔突然跳了出来,颤巍巍的直晃。

然后我又把杨静的裙子脱下,露出两腿闭合处那让人血脉贲张的黑色柔软芳草,此时上面已经挂满透明的水滴。

我把座位放平,然后把杨静平放在座位上,一只手揉着她丰满的**,一只手在她的幽谷花园中摩擦着,**不停从她的花径中流出,我用两只手指把她的花瓣掰开,露出一颗粉红色、肉肉的小豆豆,好像正在盯着我看,等待我的爱抚一样。

我的手刚放到小豆豆上,杨静的身子就忍不住扭动起来,拼命的迎合着我的手,一下一下的主动磨蹭着。我看得兴奋极了,连忙一低头,舌头在她的小豆豆上舔了起来。

「嗯……啊……」杨静肥白的屁股不断扭动,相当兴奋。

我张开嘴巴把整颗小豆豆都包了起来,然后用舌头在上面来回左右舔着,一会儿又用舌尖在上面打转。

杨静只觉得自己的小豆豆被热热的东西包围着,爽快的大叫道:「啊……嗅……哦……嗯……」

我每舔一下,杨静就会「嗯嗯啊啊」的**,屁股也会乱扭,不时挺起迎合我的舌头,花径中的**也如山洪爆发般哗啦啦的流出来,我看得很清楚,是透明中带点乳白的黏液。

男人最快乐的时候是看着女人在自己的挑逗抚摸下舒服得死去活来,这种感觉真好,成就感真大。

杨静突然坐了起来,把我推倒在座位上,两手抓着巨龙二话不说低头一口就含了进去。

我感到她的舌头在龙头上来回的缠绕,一只手在棍部套弄着,一只手抓住两颗龙蛋抚摸着。

粗大的巨龙把她的小嘴撑得大大的,她用力闭紧嘴巴在巨龙上疯狂的吸吮,时而把巨大的龙头全部吞没、时而把整根巨龙吞进嘴巴、时而在龙身上快速的来回舔吻、时而在龙颈上卷舔,响起迷人的靡靡之音。

我闭着眼睛,尽情的享受着充斥至身的快感,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呻吟。

突然巨龙身上一轻,没有湿润的嘴唇,也没有温热的舌头,我睁开眼一看,看到杨静此时正跨跪在我的胸口上,微张的桃源洞口对着我的嘴巴,花径里面的**一直往我脸上滴。

我知道要做什么了,于是用双手抱住她的屁股,伸出舌头在她的花瓣上亲吻,舔着那两片肥嫩的粉红花瓣以及那颗闪着亮光的小豆豆。

一股股**顺着杨静的大腿内侧流到我脸上,接着流进我的嘴巴里,我又把舌头塞进她的桃源洞口,舌尖在里面鲜嫩的肉上卷舔着。

杨静显然非常舒服,快乐的呻吟**着,两只手在自己高挺的**用力揉搓着,头向后仰起,头发乱甩,将大半个脸都遮住了,显得神秘而又充满诱惑,而且她还不时的挺动着屁股,动作非常淫荡。

「啊……好爽……好舒服啊……老公……你舔的我……太爽了……」杨静突然放声大叫起来,我相信在这片旷野肯定传得很远、很远。

她的屁股猛然向前移动,将整个花园覆盖在我的嘴巴上,紧紧的压着,我的舌头一下子进入到她的花径中,感受到花径里面强烈的蠕动收缩。

我大惊,继而大喜,连忙转动舌头在她的花径里面搅动着,舔着里面鲜嫩的肉,突然里面喷出一股水流,快得让我反应不过来,全部涌进我的嘴巴里,顺着喉咙咕噜、咕噜的吞入肚子。

「啊啊啊啊……我……我要泄了……」杨静头向后仰起,开始狂叫起来,浑身颤抖,身子像筛糠一样的抖个不停。

我知道杨静已经高潮了,便把她翻身放在座位上,然后压在她身上,硬邦邦、直挺挺的巨龙一下子就找到熟悉的桃源洞口,由于她的洞口已经完全湿润了,粗大的龙头一下子就钻了进去。

「啊……啊……」杨静刚高潮的洞口突然被塞得满满的,本来想放松的花径又兴奋起来,她的口中发出大叫声,双腿紧紧的勾住我的腰。

我双手抱着杨静的身子,疯狂的耸动着屁股,巨龙在她的花径中飞快的进进出出,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她的身体,撞击着她的花心深处。

「啊……唔……爽……好爽……」巨大的快感刺激得杨静又开始高潮起来,双腿蹬向车顶乱踢。

我挺了一个姿势,跪坐在座位上,让杨静的身子侧躺,让她的双腿并拢,一手扶着她的细腰,一手摸着她光滑的大腿,猛烈的高潮起来,时浅时深,时左时右,一会儿往上一会儿往下,一会儿猛然插到她的花心深处,一会儿又只让粗大的龙头在她的洞口逗留戏耍。

我把高潮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把杨静搞得欲仙欲死,高潮像洪水一样冲了出来,被我的巨龙一碰,顿时四处飞溅。

这和平时在家里高潮完全不同感受,因为我一抬头就可以看到远处的人群,身在旷野中,又在狭窄的车内,兴奋的心情使我得到飞一般的快感,特别的强烈、特别的疯狂。

我插了几百下后,让杨静起身张开腿背对着我,跪趴在后座上,让她的脸对着后面的挡风玻璃,我从她的身后,两手扶着肥大高翘的屁股,把粗硬的巨龙狠狠的插进去,然后有节奏的挺动着腰杆,让巨龙在她的桃源洞口快速的来回钻动着,我顺势把手伸到前面抓住她丰满的乳峰揉搓着。

杨静感受到巨龙比刚才插得更深,一下一下的撞击到花心深处,隐隐有一点点痛,但是这一点点痛却她感觉到更强烈的刺激和快感,宛如波浪一样一波一波的从花心深处向全身蔓延,她爽得快要疯掉了,肥白的屁股也疯狂的配合我的动作乱扭。

杨静忍不住发狂的高潮道:「啊……老公……插吧……狠狠的插我的高潮吧……啊……不要、不要……够了……我要……我要你的大高潮……」

杨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只是想要大声的宣泄,大声的告诉我她此刻的感受。

我知道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就是最需要的时候,于是我加快了高潮的速度,一下比一下插得深,一下比一下顶得狠,一下比一下抽得快,桃源洞口的高潮因为剧烈的摩擦已经变成白色泡沫了。

「啊……」杨静这样被我狠抽猛插了几百下后,身子又开始颤抖起来,浑身僵硬,再也无力支撑了,软软的趴倒在座位上,只把屁股拱得高高的,双腿也开始摇晃起来,嘴里又发出发狂般的呻吟。

我感觉她花径里面的肉猛然收缩,紧紧夹住我的龙头,花心深处一紧一松,瞬间喷出大量的高潮,力道很猛,狠狠冲击着我的龙头。

龙头突然一阵酥麻,闪电般的传遍全身,继而巨龙一阵痉挛,快感瞬间蔓延到全身,我知道自己快要到尽头了,于是又狠狠的插了几下,然后猛然拔出巨龙,顺手把杨静翻了过来,立即移到她的头部,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巨龙插进她的樱桃小嘴里。

巨龙一阵猛跳,龙头一弹便顶到杨静的上口腔,一股浓烫的阳精尽数喷到杨静的嘴里。

杨静的喉咙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随着喉咙的上下鼓动,阳精已经被她全部吃下去,由于阳精太多,她的嘴巴一时装不下,还有很多从嘴边溢了出来。

我感觉到她吞完阳精后,舌头在我的龙头上紧紧缠绕着,将阳精一点一点的挤榨出来,还拼命的对着龙嘴吸吮,不放过一点一摘,全部被她吃得精光。

待巨龙变软了,我才把它从杨静的嘴巴里抽了出来,可是她还是不肯放过,用牙齿在龙头上轻咬几下,痛楚夹杂着快乐的感觉让我好享受。

我直起身,看着身下淫荡的杨静,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好像天地可就只剩下我们两人一样,感觉非常美妙。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