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老夫妻玩交换
老夫妻玩交换
 我有一次刻骨铭心的初恋,前后历时二年但是失败了。失败 的原因是我太喜欢她,所以就处处让着她。我是从被动的让步,到主动的让步。 为了婚后的长治久安,我要确定她到底骄横到什么地步,但是她超过了我的心理 底线,我与她就结束了。

  这时候的我已经不是童男了。也可以说我从来都没有过 初女情节,我与她相识的时候,她在农村已经插队10年,她比我大一岁。我不 止一次的对她说:『我不会计较你过去的一切,哪怕你以前有过孩子,但是你既 然选择了我,就要对我忠诚。』我的指导思想是,人的出身没有办法选择,但是 你走的道路可以选择。这可能打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我把感情与性可以分开的 认识,确实可以追朔到二十多年前。 在我以后寻找女友的过程中,我一直坚持一个原则,即一定是要她喜欢我的, 而不是我喜欢她的。我曾经渴望想遇到一位象我一样,付出过满腔热情而受到伤 害的女子。但是命运与我开了个玩笑,妻子恰恰是个老实的小姑娘。所以我从开 始与她约会出去玩的时候,我就毫无保留的向她叙述了我曾经有过的一切,包括 曾经有过的一个情人。我在夫妻123的心情日记里面详细写过《遥远的回忆》 我是一个透明的人,我什么事情都不隐瞒妻子。但是我还是一个对家庭非常负责 的人,孩子出生八十多天,妻子就上班了。孩子是放在我单位的托儿所,为了照 顾家庭和孩子的方便,进出厂门的随便,我几乎二年穿了工作服上下班,门卫根 本搞不清楚我是回家,还是到另外一个车间,也根本不知道我是不是迟到还是早 退。(因为厂门外面还有一个车间)妻子下班回家,我热菜热饭都准备好了。我 不跳舞,不喝酒,不打麻将。我确实象个工程兵,在家庭生活中是逢山开路,遇 水架桥。但是我喜欢阅读,喜欢看各种记实文学,回忆录,及杂志。最早知道有 夫妻交友的事情就是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的,这可能是在三四年前。 杂志上可能是这么说的,就是由七八对夫妻,共同出去旅游。白天欣赏山水 的绣美,晚上同桌聚餐。只是最后搞个游戏是用碗扣住房间的钥匙摸彩。是太太 先到自己的房间,留出钥匙让其他的先生摸,是这样的一个交换。而且还说了这个事情有泛滥的趋势。当时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虽然它是以一个案例来介绍 的,可能是什么淫乱罪)几十年的生活经历告诉我,对与错往往是时间决定的, 而不是它的实质决定。几十年前要枪毙的,现在可以是英雄;现在要住监狱的, 说不定几十年一过又是楷模。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我们夫妻只有一次里面的小 半次了。(因为我们夫妻年龄相加已经100出头了)只要能够给我们自己确实 带来快乐,又不妨碍别人,为什么不可以做?这无非就是放大了的看a片。过去 我们夫妻是关了门看a片,开了门就是遵纪守法的公民。如果能够找到观念相同 的夫妻,只是多了二个人关门看a片罢了,开了门大家还是好公民啊。说到泛滥, 就证明有我相同观念的朋友还不少。但是关键是怎么找到这样的朋友?我是寻找 朋友与做通老婆思想工作同时进行。 那时候还不知道夫妻123,但是我发现了一个可以借题发挥的好地方,就 是雅虎网站。在它的首页上面有一个情感论坛,还有推荐的精品帖子,我看了而 且也回帖了。我把唯一的交友意思用各种角度去谈,为了引起注意,所有的帖子 都用同一个名称,只是(一,二,三,四……)的继续发。那时候可能连续写了 十四篇〈我对滥交的回答〉有一半被推荐为精品。并且留了我的qq。一个星期 不到反馈的信息源源不断的来了,有外地的,也有在外国的中国人,都同意我的 观点。(那时候的qq右上角可以看到对方在什么对方的提示)我在交谈中探索, 我在探索中辨别……。 对妻子我是采用激发她兴趣的方法。想让孩子读好书,必须首先让孩子明白 读书的道理,要孩子自己渴望学习。如果孩子不明白道理想玩,那么不论你采取 高压的打骂,诱人的金钱奖励都没有用的。当兵打仗也一样,靠奖励大洋没有用, 靠枪顶着后背督战也没用。最有用的是诉苦燃起的复仇怒火,是写了血书渴望去 拼杀。 那是2005年的4月,经过文字交流的初选,我删除了不少直奔主题,围 绕主题,或者故作深沉只发个握手图形等我说话的人。(进黑名单)在进入视频 的人中间,我又删除只出现房间不出现脸的人。因为在视频上是可以看到自己的, 我们每次都象拍照片一样,把自己夫妻调到最清晰最中间。对方如果不出现,或 者出现耳朵以后的部分是故意的。(进黑名单)最后我锁定了二对都是上海的夫 妻。文字交流非常满意,我们又相互大方的在视频上进行了语言交谈。当时我们 三对都非常渴望,但是又都没有实际经历过。我又把他们相互介绍认识了,我真 心希望的是他们先实际做一次。可是他们聊的好象不怎么投机,都希望与我见面 进行第一次。

  他们的情况是一对年龄与我相同,男的也是70届,在单位当干部。另外一 对比我小10多岁,也是干部。当时『工作』的环境可能我家比较好,因为就我 们夫妻俩,孩子在外地上大学。我就选择了年纪大的那对夫妻,约好了5。1节 到我家来,同时也告诉了那对年轻的夫妻。我是用粘贴qq聊天记录的方法,以 表示真实。结果年轻的夫妻也想5。1来,我没有同意,因为我家地方小,如果 来六个人可能连转身都困难。 妻子这时候已经基本同意了,当然她不会说:『好啊,我愿意啊。』但是我 从她微笑和没有丝毫的反对中,确信她不会在真实见面的时候造成尴尬的局面。 有很**都说夫妻交友,应该是上了年纪又有非常良好的感情基础的夫妻,才可以 玩的游戏。我认为说的还不全面,只有感情基础还不够,还应该有正确的性知识, 愉悦的性经历才可以。也就是说必须把性生活看成为是人的正常需要,是高尚的 享受。如果把性生活看成为是负担,是单方面的付出是不行的。一个把自己的伴 侣管的非常紧,与异性说话都吃醋的人可以吗?尽管自己的伴侣瘫在床上他(她) 可以服侍10年20年,甚至可以代替他(她)去死。那是愚爱。 5。1的上午,我们夫妻在外面吃好了早饭,把欢迎客人的菜也顺便带了回 来。妻子在厨房开始忙碌,我打开电脑挂上了qq。这时候发现了他给我在qq 上的留言:『对不起,我们今天有事情来不了了。』我平静的给他回答了二个字 :『明白。』我没有问为什么,因为我知道可能是他们夫妻的沟通出了问题,是临阵改变了主意。如果真是有突发的事情,完全可以改天的,黄金周有七天时间 的。我对交换是这样看的,就象儿童去春游的时候,小朋友之间用饼干换面包, 用苹果换生梨一样。换成功了也不存在便宜,换不成功也不存在吃亏。我把这消 息告诉了妻子,接下来我们就把房间好好的整理了一下。 第二天晚上,那位年轻的朋友在qq上看到我,就问我5。1的情况怎么样, 我如实的告诉了他,他们没有来。(我就称他为小杨,以后说起来方便。)小杨 就说:『那么我们明天来可以吗?因为我妻子是护士要翻班的,节日不休息,就 明天有空。』我说好啊,然后告诉了小杨,我家的地址和我家的电话(因为我们 夫妻都没有手机)小杨回答:『ok我们明天上午来,但是要在你家吃午饭。』 随后他有事情要忙就下了。 我告诉了妻子,明天又有朋友要来。说老实话我根本不相信他们会来。一是 年龄差别近10岁,二是路那么远。不要说吃一顿午饭,他们到我家如果来回都 打车,够节约点吃一个星期了。但是既然答应了,我还是做了他们真来的准备。

  第二天我烧了一锅咸肉菜饭,弄了一个菜是胖头鱼粉丝汤。他们如果真来就一起 吃,如果不来就我们夫妻吃二顿。时间已经到了9:50,我对妻子说:『他们 肯定又不会来了。』(qq开着,也没有留言。)按照正常思维,去看既陌生又 路远的朋友,理应先打个电话确定一下对方在吗。这时候电话响了,是小杨已经 在出租车上了,要我把在什么路口转弯告诉驾驶员。我告诉的是在弄堂口大马路 上的一家商店。这样寻找起来非常方便。十多分钟后电话又响了,小杨告诉我他 们已经到了,我就到楼下去接他们。原想他们肯定在商店旁边,结果我门一开, 他们就站在我家门口。面对面的距离不到一米。 虽然已经在视频上多次见过面,但是我还是感到他们的年轻。男的可能有1。 76以上精悍健壮,女的1。6左右十分苗条。他们穿着相同颜色的深灰色西装, 真的非常相配。大家心照不宣,我说了:『你们进来吧。』关好了下面的门,我 把他们带到了楼上。到了家里妻子给他们沏上了茶,二位夫人有点尴尬没有说话。 『确实没有想到你们真的会来啊,我认为你们如果要来,应该先来个电话确定一 下,如果我们不在,你们这么远的跑一次多冤?』我说。『是的,说老实话,我 们也根本没有想到你们会真的等着我们。』小杨回答。『出来的时候,我还对妻 子说了,如果你们是假的,我们就准备到外面兜一圈看看,顺便买点东西,不存 在冤什么的。』小杨继续解释着。 接下来我们先谈了在qq上认识以来的情况。我告诉了他,因为开始聊的不 投机,我已经把他的qq删除掉了。原因是聊到这个事情没有几句,他给我上起 了政治课。小杨听了哈哈大笑,说这是他的安全措施,他在观察我。我们都笑了, 气氛有点轻松了。我把话题引上了正轨:『我们今天能够面对面坐在一起,真实 的交谈这个事情,不论下面的结果如何,这本身就是一个进步。』 『是的,大家躲在屏幕后面,什么都敢说。但是要真的做,有几个是真的呢? 』 『我是这样认为的,如果我们夫妻真的能够做成功了这个事情,那我们夫妻 就能够真正白头到老了。』 『什么意思?』 『你想,这个事情都可以做了,还是什么其它的事情会吃醋呢?会不信任呢? 』 『对啊,我以前到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确实是的。就象一个人,人都敢杀了, 还怕打架?』小杨露出了北方人的豪爽,他的话连旁边的二位太太都笑了。接着 他拉开小皮包翻了好久,拿出了他的身份证递给了我。 他的这一举动出乎我的预料。但是我还是接过来看了,只是我看的非常快, 应该不会超过二秒钟就还给了他。他给我看是他的真诚,我不看或者长久的看都不恰当。其实我只看到了1965年这几个字。接着大家谈论了双方的年龄。我 比他大12岁,我妻子比她大12岁。我们都比自己的妻子大4岁。是二条蛇二 只鸡。 接着小杨又问我中午有什么酒。我说没有酒,因为根本没有想到你们真来, 就只准备了一个咸饭一个汤。你想喝酒就叫我太太去买。随后小杨拿了钱交给自 己的妻子,一定要她自己去买,也同时要我妻子陪着去。我想拦都不行,小杨把 二个女人推到了外面。她们出去关上了门,小杨就对我说了:『我是要她们二个 女人离开,我们二个男人说话就方便了。我太太也是坳不过我,被我软硬兼使弄 来的,她从来也没有与其他男人有过关系,是一个死脑子,但是对我真的非常非 常好。我其实是真正想让她开放一点,现在是什么时代了?』 我表示理解,小杨又接着说:『所以我想先给你打个招呼,等一下如果能够 交换的最好,如果不行就自己夫妻管自己夫妻做,交换就以后再找机会。』我说 :『这完全可以,其实我太太也从来没有接触过其他男人,认识我以前连男朋友 都没有谈过。就是我们今天吃了饭,什么都不做,就已经完成了33% ,自己夫 妻管自己夫妻在一个房间做了就完成66% (因为我家就一个房间)能够交换的 做了就完成100%。』 过了好长时间她们回来了,买了酒还买了其它的菜。我妻子在厨房忙开了。 我和小杨夫妻三个人在房间谈论各自以前的工作学习经历,等着吃午饭。(待续) 我们四人边吃边聊,小杨着重说了几次他的观点:『我们这次来完全是为了 性,与情完全无关。』 我表示完全赞成:『这与情确实无关,我完全是为了让我 们自己夫妻的观念有一个突破,以适应未来可能流行的生活。或许我们还能够赶 上未班车。』 我们吃好了午饭,收拾干净了桌子,我又给他们泡了茶。是小杨首先拉住了 他妻子,坐在了沙发上开始了亲昵起来。看我没有反应,就用眼睛向我示意。意 思我当然明白,就是球已经到了我的一边了,我也只有硬了头皮赶鸭子上架了。 我就对妻子说:『你到外面去洗一下吧。』 妻子到也顺从的到厨房去了。过了没 有多少时间,妻子洗好了又回到房间。但是她还是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看 到我妻子从外面洗好了又回到里面,小杨他们的动作幅度变大了,但是他妻子还 在难为情的反抗着。我对妻子说:『你把衣服都穿好做什么,不是还要脱吗?真 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我的埋怨一大半是为了活跃气氛。妻子有点尴尬的笑 着,我就动手帮她脱衣服,好在她没有什么反抗。我们就象推着一辆重车在上高 坡,随时会倒退下来。这样我们夫妻就躺到了床上。我妻子紧张的手脚冰凉,她 平时哪怕在冬天手脚都是暖暖的。我是彻底的焉了,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后 来我在想,如果是第一次是分二个房间可能难度要小一点,这就象没有读一年级, 直接读二年级一样。)可能折腾了二十分钟,我是依然象吃存的葡萄,就一层皮, 越着急越没有反应。我就对小杨说:『你们到床上来吧,我们到外面去,我们不 看你们。』 我们夫妻就到外面的厨房去了。这样双方都看不到对方,等于在二个 房间。但是在外面,不论我妻子怎么努力,我还是一点没有反应。我明白自己是 紧张的关系。完全是心理性的原因,而绝对不是器质性的原因。因为平时完全是 好的。还有可能是年龄的关系。毕竟五十出头了。 我们俩在厨房就只有一把小椅子,妻子就分腿面对面坐在我的腿上。(因为 是临时决定出去的,否则就应该搬二把大椅子。)我明白要想在短时间内恢复可 以" 工作 "的状态是不可能的。因为椅子小,二人肚皮贴的紧,妻子的手没有办 法从中间伸下去帮助我按摩,想要从她自己的后面饶到我的部位,又完全够不到。 我就与妻子宿性聊起了其他事情。(宿性是上海方言,有一种横竖横,或者破罐 子破摔的意思)这其实是在当时情况下的一个非常好的选择,让意念转移,使紧 张的状态放松。虽然我有心理自我调节的能力,想一些说一些极其刺激疯狂的事 情或者经历。但是前提必须是在" 水温" 已经非常高了,就是不沸腾的情况下有 用。而我当时的" 温度" ,可能紧张的只在冰点附近徘徊。

  估计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我们在小椅子上也坐累了,关键是人压着另一个人。我们就站起来想坐到房间的大沙发上去。我故意对妻子说了一句:『走,我 们到里面的沙发上去。』 其实我是说给小杨他们听的。如果他们说:『唉,你们 别进来。』 我们就不会进去。等了几秒钟时间,他们没有声音。我们就走进去坐 在了沙发上。 再看床上,他们是在最正常的工作中,唯一的特别之处是小杨的妻子,她用 自己双手的前手臂,紧紧蒙住了自己的眼睛。我知道这是一种既有不愿意又非常 害羞的表现。我看看旁边比她神态自如的多的妻子。我就用右手的食指,在小杨 妻子的肩上轻点了几下说:『喂,你还是下来吧。』 她仿佛得到了特赦令,一翻 身就象逃一般的下了床。我妻子略带一点腼腆但是没有犹豫,只是白了我一眼就 到床上去了。一个交友又重新衔接进行的非常顺利。虽然小杨妻子远比我妻子要 年轻要漂亮要苗条,但是我根本没有意识和心思去看她一眼。我全神贯注的是自 己的妻子,怎么顺利的利用这一次非常难得的机遇,使梦寐以求许久的愿望一举 成功。可能是小杨的年轻,也可能是面对新鲜的对象。一段时间以后,他们开始 商量着改变位置了。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左右时间里面,他们两翻上翻下好几次。 小杨已经在冒汗了,我看到他额头上有汗珠落下,我妻子也在冒她的" 汗" ,她 的汗流到了尾髓骨上。此刻我才回头看小杨的妻子,她已经全部穿戴整齐了。 床上的战斗在进入尾声,男女的自然表现都是我们耳熟能详,完全可以想象 的情景。我没有办法同时描写四个人,在同一时间所做的动作。就只有逐步来说 我——我妻子——小杨——小杨妻子,在几乎同时做出的举动。 我因为是近距离目睹了最后冲击,看到妻子的肢体反应,到她的身体的颤抖。

  小杨从床上下来的一刻,我第一眼看到她还来不及并拢的双腿中间的神秘情形。 我身体的反应就象电视上播放的,汽车安全气囊弹开时候的慢镜头一样。真的一 下子就勃起了。(因为我在平时看到的这个情形,那都是我从顶峰跌落后才看到 的。)我明白女人在这一时刻的身体,就象熨烫了二个小时的熨斗突然切断了电 源,余温依然滚烫炙人。我一伏在了妻子身上,就被她四肢环绕,并且刚才颤抖 的余震时有发生。我们没有语言交流,因为客人还在,但是我们用目光交流。满 含微笑的目光里只有赞许,没有醋意。 小杨落地的一刻,我看到他满身流汗。有点象拳击十二个回合坚持到钟声响 起,没有被击倒选手。有点虚脱模样。(这其实是男人共同的德性。所以男人一 是贱,二也是可怜的。)小杨坐在沙发上,要妻子给他点上一支烟。但是他的妻 子真的非常好,用手绢给他擦汗,给他穿衣服裤子。还蹲在地上给他穿上袜子。 心痛之情溢于言表。 我在妻子耳边悄悄说:『我们晚上来。』 我就下来把衣服穿起来了,妻子到 卫生间去,也把衣服都穿好。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正事基本完成了。小杨说他们还 有其它的事情要办。小杨妻子说:『*师傅,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是我今天第一 次,实在太紧张了。以后有机会欢迎你与姐姐,到我们家来做客。』 我把他们送 到了可以扬招的马路上,握手告别。 送客回来,我们打扫了房间。接下来到吃完晚饭洗好碗的经过,与平时完全 一样。但是当我上网的时候,妻子一改她平日管自己看电视的习惯,主动的靠在 我旁边。我们一起流览有趣的网站,她对里面的内容询问欣赏,兴趣盎然。我感 觉到她的思想上的" 软件" 升级了。当然" 硬件" 的潜能也在接下来的使用中, 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 我对这个事情是这样看的,我们共同跨出的这一步,追求的是共同健康快乐。 但是在实际的**作中,不可能保证进来出去半斤八两那么平衡。也就是说在一次 交友的活动中,谁得到的快乐都是夫妻共同的快乐。如果没有这个共识,那我们 还只能够停留在交友的初级阶段,还到不了可以接受优秀单男单女的高一级阶段。 另外还有我对女性更年期的了解,生理因素只是占女人在这个年龄段的30 % ,心理因素其实是占据了女人的绝大部分。是不被重视,不被关注,不被关心 ;也可以是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失落,从过去的笑脸相迎,到现在的恶语相加等等。所以有了交友,可以重新燃起夕日的热情。帮助我风雨同舟共患苦难的妻子 顺利通过更年期。这应该是利大于弊的举措。 有一首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非常熟悉的歌,是在八十年代初流行的……再过 二十年,我们重相会,举杯赞英雄,光荣属于谁……优美的旋律依旧,二十多年 的光景,如穿梭般早已经过去了。那么下一个二十年,也是转眼即到的。我希望 二十年后,我们也能够和曾经有幸相遇的朋友共同举杯……" 但愿到那时,我们 再相会,举杯赞英雄,光荣属于谁?属于你,属于我,属于我们想的明白的这一 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