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淫邪恶少
淫邪恶少
 周家老太爷随太祖皇帝征战天下,从龙有功,后封为卫国公,虽三代后家道逐渐中落,在京城已无势力,但在老家依然可算是当地一霸。

  周涛,周国公的第4代子孙,单传,从小就被家里溺爱无比,周涛的老爹死的早,就留下4房小妾加上夫人,家中没了男人,周涛没人管教自此更是无法无天,是当地有名的恶少。

  这天,日上三竿,周涛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周涛读书的本事没有,到生的一具好皮囊,加之吃喝不愁,力大无穷,寻常三、四个壮汉也近不得身。梳洗完毕,周涛用过也不知道是早餐还是午餐,依例前往夫人处请安。走到后院夫人院房外,已有周夫人的贴身丫鬟香儿轻声禀告「少爷,夫人已在午睡,要不你晚点再来?」此时已是三伏天,天气炎热,周涛从敞开的窗户往里一看,只见他娘身穿一薄纱紫色肚兜,胸前一双奶子鼓鼓的,下身则穿着白色丝绸亵裤,一小片黑色阴毛若隐若现。

  周涛不觉咽了口唾沫,挥手对香儿说道:「我有急事向夫人禀告,你去院门,谁敢进来,我打断他的腿。」说完狠狠瞪了香儿一眼。周涛素有恶名,香儿不敢反驳,虽然也觉得不妥。也只好唯唯诺诺的走到院门,连望都不敢望这边望一下。

  周涛轻轻推开房门,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一看,那床上娘亲的春色更使其兽血沸腾。因为天热,他娘亲的肚兜被汗水微微湿润,胸前高高隆起的奶子上一对黑红的奶头若影若现。下身一双丰满的大腿雪白滑腻,透过亵裤阴部上的黑毛清晰可见。周夫人保养有方,虽三十有七但腰身依然苗条,硕大的屁股宛若圆月,肥美可人。

  周涛深吸一口气「妈的,那老不死的死了后,老子虽然每天给娘亲请安,今天才第一次发现娘亲居然这么很好看。啧啧,这奶子,这骚B,不给人操要被天谴的啊,还好我发现了。天天骂人操你娘,操你娘,今天老子就操一次娘,以后骂人,也不是更有底气?」想到这里,周涛哪里还忍的住,一手轻抚向自己曾经努力吮吸过的胸部,一手顺着白腻的大腿,直接摸到了当年自己出生的地方。

  「不要啊,不要啊老爷!」周夫人在梦呓中缓缓睁开两眼,眼前却是他儿子一双通红淫邪的眼睛。周夫人一惊「涛儿,你要干什么,我是你娘啊!」周涛见他娘醒了,也是一惊,不过马上淫笑一声,一手在周夫人的奶子上一抚,顺势在奶头上捏了捏,然后把手拿到鼻前嗅了嗅「香,真香,娘你的奶子好香。」

  另一只手则在周夫人的阴部大力捏揉了两把,也拿到鼻子前一闻「哈哈,这边的更香!」说完踢掉靴子就往床上的周夫人扑去。周夫人大吃一惊,一手挡住胸前的大奶子,一边用脚踢开扑过来的周涛,挣扎着想逃出房外。哪知午睡刚醒,两脚发软,软在了床边。

  周涛哈哈大笑,一脚踩在周夫人的屁股上淫笑道:「娘的屁股好软。」周涛本就力大,这一踩,周夫人哪里还动得了?只能双手乱挥一边努力向房门处挣扎一边求饶「涛儿,我是你娘啊,你要女人,娘给你找,谁都行,求求你,放过娘,放过娘。」

  「娘,儿子是来孝敬你的,你怕啥?那老不死的死了后,娘你很寂寞吧?你看看你的这大奶子、骚B眼子,如果没男人摸,没男人操,也太浪费了,今天不如你就便宜了儿子,儿子好好孝敬孝敬您老人家,儿子保证,儿子的大鸡巴比那短命鬼厉害多了。」说完一把抓住周夫人的头发一提,硬生生的把周夫人的拉了起来,随即一把扯掉了周夫人的肚兜。「操!真大,果然是真他娘的大!」这肚兜下的奶子竟然比刚才看起来还要大了几分,那紫红色的奶头在汗液的浸透下竟然依依泛着光亮。

  「娘,你的奶子好大,以前儿子都没发现呢。这是儿子以前嘬大的吗?那以后儿子天天来嘬娘的奶子,娘的奶子以后不是会变更大的?」周涛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娘往床上一扔,整个人压了上去,抓住一个奶子猛吸猛咬,另一只手也慌忙攀上另一边的奶子用力捏揉奶头。

  周夫人吃痛,想要挣扎却被儿子压住双手,只能双目无神的看着床幔哭泣「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啊,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儿子,老天爷啊,老爷啊,你们睁眼看看啊,这小畜生他想操他亲娘啊。」

  「娘,你还想要那短命鬼睁眼啊?没事,改天,不改日啊,我把他的灵位拿来,我在他灵前操你,你说这算他开眼不?骚货娘,你的奶子好大,儿子一只手都抓不过来了,娘啊,你长的这么漂亮,奶子这样大,儿子忍不住啊。」周夫人不敢大声呼救,这天大的丑事如果传出去,必然让周家几代清誉毁于一旦,只能低声苦苦哀求:「不要啊,不要,求求你涛儿,不要操娘,儿子操亲娘会天打雷劈的,我们周家的声誉会毁了的!」周涛喘着粗气回道:「天?哈哈……我周涛就是这周家的天,娘你别怕,谁敢乱嚼我周涛的舌头,我就让他没有舌头。说道舌头,来娘,把你的舌头伸出来,让儿子好好尝尝,儿子还没尝过娘的舌头呢。让我品品,是不是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

  说完两手保住娘亲的头,一张大嘴就在娘亲的脸上乱亲起来。周夫人只得闭紧双唇,任由自己的亲儿子亲的自己一脸口水。

  「贱货!」周涛眼见不能得逞,气急败坏张口开骂「好好,你不给老子尝,没关系,儿子孝敬娘亲你,儿子把自己下面的大鸡巴给你尝,这总可以了吧?」说完用力捏开母亲的小嘴,把早已硬挺的鸡巴急冲冲的捅进了母亲的嘴里。周夫人想要吐出来,却没有儿子力气大,想用牙齿咬,又怕伤到周家单传的宝贝鸡巴,只好用舌头顶在儿子的大鸡巴头上,努力不让儿子的鸡巴捅到更深的地方。

  感觉到母亲舌头的柔软,更加上被顶住的是敏感的马眼,周涛倒抽一口凉气道「娘,好功夫啊,当年是不是经常给那个短命鬼嘬鸡巴啊?这位置找的真准,要不是儿子这条肉棒也是久经考验,弄不好还真要被娘你给嘬出精来。」说完跨坐到母亲的乳房上,前后挺动起来。

  周夫人听到儿子的话,眼前一亮「对啊,如果儿子射在自己的嘴里,总比最后让他得了身子的好。只要让他去了火气,自己自然也就保住了清白。」想到此处于是开始努力吮吸起儿子的大鸡巴。

  「娘,你好会吸啊,对,对就这样,用舌头在龟头上打圈,嘶,好爽,娘,你的小嘴好紧好热,比好多女人的B操起来还爽。」周涛一边说道,一边跟着母亲吮吸的节奏加快了抽查的速度,连续抽查了100多下,周夫人已经是小嘴酸胀,可见儿子依然没有射精的样子,心中越发着急,只得努力抬起头,让儿子的鸡巴捅进自己的咽喉深处,同时一手抓住肉棒开始套弄,一手捂住鸡巴卵子轻轻搓揉。周涛突然感觉龟头进入到一个紧窄火热的小洞,加之母亲两手的搓揉,腰眼一麻,想要忍住已是来不及了,干脆用力往前一顶,直接把鸡巴顶进了母亲喉咙深处,一阵乱捅。

  周夫人被捅的泪水长流,但感觉到喉咙处儿子鸡巴传来的跳动,知道儿子就要射精,不敢放弃,只好加大吮吸的力度,同时加快了手里套弄的速度。「娘,娘,儿子要射了,要射在亲娘的小嘴里了,你接好啊,接好,来了,来了!」随着话语,周涛的大鸡巴猛烈的跳动起来,一股浓精深深射精了母亲的嘴里。周涛握住母亲套弄鸡巴的手,继续套弄了10来下,直到肉棒里最后一滴精液也被挤入母亲的小嘴,这才抽出鸡巴。

  看着鸡巴上晶莹剔透的唾液笑到「以前天天操女人,原来最好的女人居然就在身边,儿子真实瞎了自己的眼,娘的嘴可以顶十个女人的B啊!」说完又用手捏住母亲的脸颊拖到自己的脸前到道「给我吞下去,这是儿子孝敬娘亲的好东西,不准浪费了!」

  眼见母亲委曲求全的吞下自己的精华,这才放手。

  看到母亲瘫软在自己面前低声哭泣,周涛得意非凡,一手搂住母亲的细腰,一手又抚上的母亲的乳房,捏着那紫黑色的乳头一边轻拉慢拽一边凑到母亲的耳边低声道:「今日本想孝敬下娘的小B,没想到先孝敬了娘的小嘴,不过没关系,都是娘身上的洞,儿子一视同仁,不过是个先后,娘你别急,等儿子休息一盏茶的功夫,儿子保证提枪上马,今天儿子要让娘亲的每个洞都雨露均沾,怎么样?

  儿子比起那个短命鬼老爹是不是厉害很多啊?娘?」说完猛然将大惊失色的母亲推到在床,又扑了上去。

  【完】